51内训网 注意力 家长分享 查看内容

看不够的川西 - 小谭妈妈的博客

2019-10-15 21:14| 发布者: 爱思易成| 查看: 47| 评论: 0 |原作者: 漫妮 |来自: 原创

简介:正文看不够的川西 川西,去一次,是并不够的。它的美,呈现在每一个季节、每一个时刻、每一个你遇到的人里。新都桥再去川西,是始料不及的,以至于拖着行李箱,直接从成都就出发了。把小谭扔在了回武汉的火车上。小 ...
正文

看不够的川西


川西,去一次,是并不够的。

它的美,呈现在每一个季节、每一个时刻、每一个你遇到的人里。

新都桥

再去川西,是始料不及的,以至于拖着行李箱,直接从成都就出发了。

把小谭扔在了回武汉的火车上。


小谭在火车上给我发的微 信里,第一次表露了他对我每次扔下他独自出门的态度:所以你下次还是不要出去了。

这令我还没有开始川西之旅,便已生退意。


看小谭一人拉着行李箱孤独地进站,心里莫名难受。

有一种妈妈,天生不会抛下孩子独自远行。

可我,在孩子和自己之间,常常会选择自己。


我一定不是个好妈妈。


离开火车站,有点失落。但我只失落了一会儿。当我坐在滴滴里望着车窗外灯火闪烁,而想起自己只有一个人的时候。

我一下车,风一样跳进“嘎嘎鸭脑壳”的时候,这种失落就消失了。

漂和涂姐在那儿等我。

一瓶啤酒、一顿夜宵,三两好友,总是能排解忧愁。

塔公草原

花了一天,从成都出发,绕过折多山,又到了新都桥。新都桥号称摄影家的天堂,但我每次都是匆匆而过。


在塔公草原,遇到了德谦曲甲。

在炎热的夏天,我端着相机给他录了长长的视频。虽然后来发现视频晃得厉害,但我想这和有没有三脚架没关系,和我冻得发抖有关系。


德谦曲甲还在等我把他的视频发给他,等写完这篇,我一定立刻马上弄。


八美

又在新都桥住了一晚,决定去色达。

当时因为漂不愿意先去措卡湖和何先生会合,我明显生气了。对漂先生越来越没礼貌。


经过八美。

对八美的印象,还停留在那个环境非常好的酒店。虽然已经不记得它的名字,也找不到它的方位。


这个小镇,这次决定下去走一走。


碰到在街边跳舞的小孩,他一直跳、一直跳、一直跳。在太阳下,我看到他流鼻血了,让他去阴凉处避一避。


他坐在我旁边,我明显不怀好意,是为了偷 拍他。

我和他套近乎,和他聊天。


他说他在街上跳舞,是为了帮家里挣钱。一般一天能挣四五十,有时候能挣到一百多。

这个小镇,因为交通便利,来往的旅人总是络绎不绝。小镇上的人们,却还有着纯真的模样。

班玛

自从加了求谢老师微 信,就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保持着联络。我不懂你在讲什么,你也不懂我在讲什么,又好像都懂。


碰上我们发旅行的照片,求谢老师总是问:在哪里玩呀?


这一次,终于去了班玛县,从四川到青海,又从青海到四川,不过是一日的距离。


说好在求谢老师的住处等,但是他早已迫不及待等在了路边。

高原上特有的包子,蘸着酱,喝着酥油茶,是求谢老师真诚待客的心。


在求谢老师工作和生活的地方,看到自己和朋友邮寄过来的衣物留下的痕迹,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。

孩子们放暑假了,不在学校。

我们在黑板上留下一行字,让他们知道,我们来过。


白扎寺

风风雨雨六百载,一座古寺。

许多人守着它,生生世世。

我蹲在这里,看他们做手工,看他们为了家乡的建设添砖加瓦,看他们悠哉悠哉享受生活。


色达

这是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地。因为它,才有了再去川西的理由。

那些密密麻麻的红房子,总是要去看上一眼的。


想拍到色达的僧人,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他们的嗅觉,比警犬还灵。他们的眼睛,比雷达还快。他们的思维,比猎豹还敏捷。

你不管是背对他们还是假装在拍自己,或者是他们刚刚把头探出来在窗口看风景,总之,他能很快发现你,并且不让你拍到,就算你拍到了,要你马上删掉,还要顺便检查你前面有没有拍到。


我也是有脾气的人,不让拍,咱就拍自己。


措卡湖

特别喜欢这儿。

措卡湖在一座小山的最高处,沿途,我们要绕过一些村庄,才能到山顶。这些村庄,安静、美好得仿似世外桃园。

秋天未到,却有成片的“风吹麦浪”(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麦子),山间的风,好像都是甜的。

初到那儿的时候,漂惊呼:确定这真的是湖?我要回家!

但是你静下来,和他们一样虔诚,慢慢去感受它,你会发现它真的很美。


不知名的地方

从山上下来,路过一片格桑花海,被拖下车去拍照。后来竟然玩得不想离开。

实在是那一群小妹妹太热情、嘴巴太甜。


她们一直对我说:姐姐,你真的太美了!姐姐,你好有气质!姐姐,我可以跟你合个影吗?


然后她们一群孩子麻溜地跑过来和我一起合影,还有一个挂着鼻涕泡泡的小萝卜头也挤进来了。

合影每人一元,不限次。

价格很合理。


格聂神山

我们住在山脚下的小木屋里,晚上看日落,早上看云海。吃着火锅喝着洋酒唱着歌,生活不要太美好。

我在这里,发了一条朋友圈。图文如下。

“为君持酒立斜阳,且向山间留晚照。”

帅就一个字!

酷酷的我,其实偷偷在想家。好没出息。


格聂之眼

从天空俯视,格聂山下的这一汪水,就像一只眼睛,被称为格聂之眼。


我们在这里,遇到了一群热情友好又精力旺盛的小伙子。

为了看相机里的照片,他们快把我的头给挤破了。

我只好把相机扔那儿,独自逃生。


冷古寺

为了去这儿,吃尽了苦头。

老冷古寺已经被废弃,可偏偏我们对这破旧的地方有极大的兴趣,想方设法地上去了,下午端相机的手,一直在颤抖。那儿的蚊子,或许因为许久未能饱餐,对难得到来的客人也殷勤得很。


更恐怖的是,这里有一种草,一旦被扎,似被马蜂咬一般难受。


也能在这儿碰上一些当地人,他们住哪儿并不知道,不知他们从哪儿冒出来,也不知道他们又怎么消失。虽然语言不通,但我们可以通过眼神表达友好。

就是上面这种草,也不知道叫什么,我们几乎都中招了。

被扎后刺痛,很久后都不能消除痛感。


格聂之眼露营基地

真的在雪山脚下,最佳观景点。

从冷古寺下来,我们就在这儿落脚。


去镇上买了菜,非常认真负责配合大厨做了一顿晚饭。

我可真是个家懒外勤的家伙。

在这个小孩家,买走了他们家的鸡蛋,和他们刚买回家的牛肉。

他也许对我有点儿意见。

第二天一早,我们骑马上山。

也不知是为了什么,反正景色很美,我们很开心。


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山

我们的最后一站,听说在这儿可以看到很多湖泊,所以我们就去了。

坐的摩托,被颠得散了架。


载我上去的小伙,只有18岁。

陡峭的悬崖,他偏要在危险的边缘上骑。他见我抱他紧紧的,安慰我:别怕,姐,不会让你死的!


我正要放下心来,他又说:要死我和你一起死!


这当然还不是最恐怖的,最恐怖的是他问我:危险吗?

我点头如捣蒜。

他又说:下山的时候更危险。

还有下句。

他说:姐,每个人擅长的不一样,我最不擅长的就是下山。


小孩还有几个弟弟妹妹。爸爸妈妈靠养牛羊养家糊口。

他虽然还在上学,但是已经开始学着赚钱,平时会去工地搬砖,一天也能有两三百的收入。


尤其佩服这些藏族的汉子,他们遇山开山,遇水过水,在他们面前的困难,都不是困难。

同时他们懂得享受,走到山顶,席地而坐,大大方方唱上一曲听不懂的歌。你催他走,他慢悠悠地说:不着急,再晒会儿太阳。


这地方,海拔好像有4000多,我空手徒步,气喘如牛。每走一步,感觉自己在外太空——呼吸困难、步履沉重。那种苍凉、那种辽阔,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
他们抢过我背的相机包,健步如飞。


喜欢他们,喜欢和他们在一起。喜欢这样的时光。

他们坐在草地,我站在前面,仿似站在闪闪发光的舞台上一样,认真地给他们唱《康定情歌》。


我爱这美极了的川西。

收藏 邀请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热门文章

热点资讯

推荐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