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内训网 注意力 家长分享 查看内容

每一场相遇,都是一次修行 - 小谭妈妈的博客

2019-10-15 21:13| 发布者: 爱思易成| 查看: 42| 评论: 0 |原作者: 媛馨 |来自: 原创

简介:正文每一场相遇,都是一次修行是在塔公草原的转经筒前遇到德谦曲甲的。当时我和涂姐还有漂,正逮住转经的圣徒们一顿偷 拍,就见德谦曲甲穿着红黄色的喇嘛服,从转经筒的另一端,慢慢向我们走来。涂姐一边忙着拍,一 ...
正文

每一场相遇,都是一次修行


是在塔公草原的转经筒前遇到德谦曲甲的。


当时我和涂姐还有漂,正逮住转经的圣徒们一顿偷 拍,就见德谦曲甲穿着红黄色的喇嘛服,从转经筒的另一端,慢慢向我们走来。

涂姐一边忙着拍,一边回头对我说:“快拍,快拍。”

等到德谦曲甲走到我们近前,也并不回避镜头,还冲我们腼腆一笑。

这样的好机会可不能放过,我们更加猖狂,啪 啪 啪按着快门。没想到德谦曲甲停下来对我们说:“你们会拍视频吗?”

当真是周瑜碰到了黄盖。

我晃晃我手中的单反,抢着说:“我会拍我会拍。”

德谦曲甲带我们来到他的住处——河边的一顶帐篷,他说,就在这儿拍吧。

说完,他坐下来,开始烧开水。当时,他还有些局促。

我非常熟练地进入工作状态,手持我的相机,开始录像。

坐那儿不讲话,总是很尴尬的,于是我们开始你问我答,就好像,我是电视台记者,德谦曲甲是被采访者,我们即将开始一场有意义的关于人生课题的讨论。

是德谦曲甲率先打破僵局的。

“我已经走了三个多月了。”他说。

从家乡出发,坐车去青海,经过马尔康,现在来到新都桥,目的地是拉萨。计划还要走三个多月。

他说的走,是指徒步。

“那你在路上交了很多朋友吧?”涂姐问他。

“一个人的生活,并没有什么朋友。”德谦曲甲低下头,又好像想起什么,补充道:“在藏地一些有信仰的人,会给一些糌粑。”

当时水已经烧开了,他开始享用他的晚餐——糌粑。

(图片来自涂淑媛)

他一边自己吃,一边问我们:“你们吃不吃糌粑?”,我们倒是有些动心,毕竟已经到了吃晚餐的时间。

“很好吃的,特别特别好吃。”德谦曲甲非常热情地继续向我们发出共进晚餐的邀请。

“那我尝一点吧!”慧儿首先勇敢地站了出来。

“好,我重新给你弄。”德谦曲甲很高兴,然后舔了舔自己的手指说道:“不过我的手不是很干净。”

(图片来自涂淑媛)

然后他给慧儿重新做了一碗,慧儿接过去非常认真地尝了一口,给出了一个完美的答 案:“真的很好吃哦!”


当然,这些都被我录下来了。

后来我也尝了一口,涂姐也尝了一口。我们都是主动的。

糌粑真的很好吃。


德谦曲甲说,这是他最喜欢吃的食物,吃了对身体特别好。也经饿。

糌粑是用青稞做的。这些青稞面是他从家里背出来的。

这是他的宝贝。


漂问他累不累,他回答有时特别累,晚上不想吃饭,只想睡觉。


我们又问他,心里觉得苦吗?

他说心里很开心。


问他为什么要徒步,他说徒步是为了所有的生命,不是为了他自己。


有时碰到很美的地方,就不想走,就会停留几天。

他不着急,也不痛苦,待在这些地方很习惯、很舒服。


帐篷就是他的家,走到哪带到哪,起风下雨都是它。随身带些日常衣物和书,晚上会念经。

“你家里爸爸妈妈都好吗?”我问他。

“我没有爸爸”。

“那你有兄弟姐妹吗?”

“也没有。我有妈妈。”


看不出悲伤,德谦曲甲讲起来很平淡。


从小在家里放牛羊的德谦曲甲,11岁时带了200多元坐车去了拉萨的大昭寺。那时他还没有身份证,也不知道身份证是什么,被公安局抓去两个多月。


警察问他想不想回家,可以送他回家,可他一点儿也不想回家。他只想待在大昭寺。


他从楼上跑掉了,然后来到大昭寺。


有时他会在大昭寺或者旁边的寺庙门口唱歌、念经,一天也能有50或者100元的收入。他用唱歌挣到的钱去洗脸洗头,去租住的地方,也去买一些汉人穿的衣服。


(当时11岁的德谦曲甲在大昭寺唱的就是这首歌)


房费20多块钱一个晚上,德谦曲甲看老板一个人忙不过来,每天早上六点钟起来帮老板打扫卫生,于是老板收他12块钱一天。


就这样差不多过了六个多月才回家。


后来他又去过几次大昭寺,有时坐车去,有时也会磕长头去。从家乡到拉萨有1800公里,磕长头走了六个多月。

再后来他特别想穿喇嘛的衣服,想留在布达拉宫,想学佛法。


最后他就留在了大昭寺,成了一名喇嘛。


我问他为什么想当喇嘛,只是因为想穿喇嘛的衣服吗?

他说他觉得待在大昭寺特别舒服。松赞干布、释迦牟尼是藏地人的信仰,学佛法是他们的梦想。

聊到这儿,聊不下去了。

不,不是话题结束了,是太冷了。在八月的新都桥,我冻得瑟瑟发抖。

我们约好第二天一早再接着拍。


虽然我们起得很早,但还是迟到了。

我们到的时候,德谦曲甲已经准备开始收帐篷了。没有拍到他刚起床的样子,实在是太遗憾了。

今天我们不访谈,我们漫谈。

看到他的茶包茶罐,涂姐要问是什么,然后非要上去摸两下,挤眉弄眼地说“好可爱。”


看到他的针线盒,涂姐要说你还有针线盒。然后拍两张照片。

看到他的背夹,我还要好奇地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我们聊起蚊子。

德谦曲甲说,蚊子药不能喷,喷了蚊子就死了。

每个人都想好,每个人都想看这个世界,蚊子也想看这个世界,蚊子也想好。所以不能杀它。蚊子不喜欢蚊子药,我放了药,它就不好,就会特别痛苦。


德谦曲甲又说,很多人觉得我这样很苦,说你去西藏干嘛,那么远,你坐车去、你坐飞机去。为什么要徒步去。

但我自己觉得很开心,觉得很舒服,没看过的世界想去看看。山、寺庙,我都想去看看。

他们都不懂,对我们修行的人来说,很多的地方去转、念经,我自己心里就会很开心。有些人痛苦是自己找的。

我问他,你有梦想吗?

他说:我想好好当一个学习的人,好好穿这个衣服,好好学佛法。

学佛法对我们藏族人来说很重要,我们学佛法很开心、很快乐。我希望每个人都学佛法、爱佛法,就非常好。

走的时候,他说:垃圾不能随便放,我们藏地很美,我们所有人都要保护它。每个人来到这里,过几天就走了,我们要保护我们的草原,还有我们的孩子,要给他们一个干干净净的世界。

他还说,我穿喇嘛的衣服,可以接受供养,所以我也要去接济穷人。

我有信仰、我爱自由。

我们的访谈,在德谦曲甲的歌声中结束了。

他继续徒步,去往他的远方。

我们继续前行,去往我们的旅行地。


短短的交错,24岁的德谦曲甲,从闯入我们的视线到消失在人海,不过是一个黄昏和一个早晨的光景。不通畅的语言交流,不深入的彼此了解,没有经过事先排练的访谈,来得突兀,走得缓慢。


在我心里,有些什么在流动。

我们互相加了微 信,约好回家后把拍摄的视频整理出来之后发给他,他想看看镜头中的自己。

这一整理,被我一拖就拖了一个多月。


德谦曲甲有时会发来问候,问我在哪里,吃了没有,开不开心。

我也问他在哪里,吃了没有,开不开心。


有时他会发来照片或者小视频,给我看他遇到的风景、走过的路。

我看到他发朋友圈,说背包失而复得;淋雨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;雨后遇见彩虹。

看到他为藏地偏远山区的老人和孩子们筹集过冬衣物。

看到他在佛像前的祈祷。


每次德谦曲甲会顺便问一下我,视频弄得怎么样了。我说还没好还没好。他会说,不着急啊不着急,你慢慢弄,你好好弄。

今天,终于整理完成了。


在重新梳理视频的过程中,我又重新认真听了德谦曲甲说的每一句话,这场看似漫不经心的聊天,却好像讲了好大好大一个道理。


也许每一场相遇,都是一次修行。


德谦曲甲,这篇文章送给你,视频我放在文章里了,你可以收藏起来慢慢看。

也许这些文字你看不懂,没关系,反正它讲的,只是我们的那场相遇。

没有其它。


最后,附上德谦曲甲的地址,如果您愿意,可以将身边不需要的御寒衣物邮寄过去,献出我们的一份爱心,让爱流动在世间。

四川省 甘孜州 石渠县 泥嘎镇 阿日扎 德谦曲甲 13540611182


相关阅读:

看不够的川西

收藏 邀请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热门文章

热点资讯

推荐阅读

返回顶部